这大概是苟活之美的开始

人体工效学的段子

对工程细节的敬畏

我觉得那种灿烂的理想主义活法在文学上被歌颂得过多了。但是作为工程师…能看到其实大部分现存的系统,软件也好,建筑也好,政治也好,都是勉勉强强维持着能实现它的功能的样子。而我在无数这样的系统中间活了幸福的二十七年——不赞美一下这种漏洞百出还坚持着不会破罐子破摔的苟活精神,实在说不过去。

也正因为如此,批评软件设计、批评政治体制是如此容易吧。

“大不了一死”可以让你勇敢面对苦兮兮的生活,但想成就(哪怕只是)一件小事,仅仅靠冒险和燃烧都不太够。

被规划的生活。紫花、广播和电视节目。周更的电视剧和一次性放出的电视剧。自由的代价。

WIP.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